创作理念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摄影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作品展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中国春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新闻资料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作品订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赞助单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特别感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联系方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 Flash version

Jean-Paul
 LUBLINER


 




 
   种语言版本:英文/法文/中文
   摄影师:让-保罗•吕博内
   出版日期:2000年1月



   41, rue Damrémont - 75018 Paris
   Phone: +33 1 42 51 24 32
   Fax: +33 1 42 23 51 01
   Objectif2000@apachdiff.fr
让-保罗•吕博内

凌晨4、5点钟,我已经在那里了。
我拍下了第一张照片。第二天,同样的,我又在那里了。第3天、第4天自然也是如此。我根本没有过多的思考。但是第5天,一切都被打乱了。我这才领悟到这是一个我这才领悟到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。但是我决定投入这一历险。我得把自己装备起来:照相机,背包,胶卷。我准备好了。在那一刻,我旧有的生活沿着一种轨迹已经走到了尽头,我需要其它的东西。面对生存的艰难,困扰着我的空虚,我必须睁开我的眼睛,唤醒我的意识,振奋我的精神世界。生 活通常是善意的,如同瞬间而过的震动的羽翼,美丽得让人惊异,却无法捕捉,应该相信生活,她会带给你机遇。我一直希望构建一个宏伟的计划,一个可以迫使我超越自我获得新生的计划。每个人都有其冥思静想的方式,我选择了停留在城市的中心。这是一个我非常熟悉,但却从来没有用心观察、赏析的空间。我要与她对话、沟通。
面对着自己,我惊慌失措了。我慢慢地开始认识这个庞然大物。对于我,她雄伟、奇异,又充满了敌意。我迷失了,没有了坐标。她却辉煌、壮丽地挺立在我的面前,她是城市的现代图腾,永恒的铁塔啊。相对而立,我的眼中只有她。我被卡住了。我巡视着我的周 围,找寻着我的标志物。我把目光固定在了倒计时牌上。我是一个没有闲暇,终日奔波忙碌的人,此时却在强迫自己做一次有益的小憩。此外,还有摄影。这是一个长久以来让我惶恐的梦想,我终于付诸行动,从梦想中走出来了。两个星期过去了,我渐渐摆脱了我的模特,镜头中出现了最初的几个人物。一个骑单车的人的背影,然后是一名男士的正面像。影像中的生活拓宽了我的视野。我开始热衷于这一切。我知道我能够坚持下去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... 我逃离了我的忧伤,我的习惯,我坚持着。我知道这是重要的时刻,是一场和自己的较量。想要解脱并不困难。啊,巴黎的天空...... 多少天来,多少年 来,我没有朝着它的方向看过了。今天,它属于我了,如同鸟儿,树木,水,城市的喧嚣,都同样属于我了…... 我留意到了周围的建筑,还有形形色色的人:住在附近来这里遛狗的,做慢跑运动的,熙熙攘攘的游客以及请愿示威的人群,是啊,还有哪里比自由和人权宣言广场更适合表达他们的心声?
 
我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,有关他的美好回忆回到了我的心中,护卫着我。商贩们认出了我,和我打着招呼:卖甜饼和棉花糖的商人,卖香肠的小贩... ... 左边200米,右边200米,我继续着我的探索。
从我的困扰中解脱出来,我走进了别人的世界。那些起着自行车、摩托车或是滑着滚轴做环球旅游的人,总有一天会经过特罗卡德罗广场。这里处处洋溢着欢乐:忘情的舞蹈中,达姆达姆鼓轻快的鼓点里,草坪上...... 我渐渐地找回了生活的乐趣。尽管偶尔我还是会对这一计划的目的和我的创新能力产生怀疑,我深切地知道我已经走得太远不可能再回头了。两个月过去了......
夏天到了。巴黎空无一人。我独自留在我的巴黎监狱里。我一天也不能丢下我的计划,它最终会让我实现自我的超越。然而我发现:如果连续拍摄两张照片,一张在午夜以前,另外一张紧跟其后,我就可以获得三十多个小时的自由。我坐上了欧洲之星列车溜到了伦敦。真是偷来的一刻。
即使在我自以为平静的时候,也会被那些不合时宜的焦虑侵扰。不断地自我创新,这是一场多么疯狂的赌博啊!但是寻找目标按动快门,这其中无法言语的乐趣是不能被阻碍的。我的眼睛已经习惯于此。它们变得越来越专注,越来越自由,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那张还不存在的照片。而每一次发现都是一件礼物。我所有的困扰和疑惑都被收在这部相机里了。回到家里,这些顽念从来没有在我的梦里出现。
如同马拉松比赛一样,最后的几公里是最困难的。尤其是最后一个月。我必须每天给《世界报》提供两张照片。《世界报》只发表一张,并且保留选择照片的权利。我已经精疲力竭,但是我的照片支撑着我,慰籍着我。于是我忘掉了一切,包括不断上升的兴奋。我到达了终点。什么样的终点?2000年吗?我大踏步地走进了时间的未来,走进了我的未来。我感到一阵眩晕。我品味着这一时刻。我达到了自我的极限,到达了这次静止的旅程的终点。现在我知道,在我生活的每一天,都会去寻找更加美好的时刻。就像我的每一张照片一样,这是我和我自己、和我的本能、我的真正灵感的协议。
WORK | BOOK | GALLERY | CHINESE N. Y. | PRESS | SHOPPING BASQUET | PARTNERS | THANKS | CONTACTS | Flash version